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怡景园

凡人俗事,山水情怀……

 
 
 

日志

 
 
关于我

一个诚实守信、勤劳的男人。从山中走出来,又走进山里去,半辈子奔波在山与水之间。习惯了漂泊,对家的温馨充满向往。

网易考拉推荐

爨乡曲靖史话:孙士寅与鬻琴碑  

2013-03-24 16:35:58|  分类: 醉美曲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来源:曲靖新闻网       作者:蒋吉成


爨乡曲靖史话:孙士寅与鬻琴碑 - 瀚海泊舟 - 怡 景 园

  这是一个值得人们记住的人。尽管他离我们生活的这个年代很远,三百年,的确不是一个能轻易就触摸到的年代。他穿着清代的官服,那种官服是我们常在电影电视上看到的那种,不过,这个人只有坐在大堂之上审案的时候才穿着这套官服,平常的时候,他完全一副草民打扮。他叫孙士寅,浙江钱塘人。康熙四十五年至五十一年时,他在我们熟知的入滇第一县——平彝县做小小县令。

  1706年的春天,滇东高原漫山遍野的杜鹃花进入二月就一树接一树盛开,古驿道两旁,从山脚到山顶,每一条沟壑,每片山峦一片繁花似锦。那些平时占尽绿意的草木这时成了花的点缀之物,大白花杜鹃,小白花杜鹃,碎花杜鹃,紫花杜鹃,还有一丛丛如火如焰的映山红,比赛似的灿烂在高原的天地之间。孙士寅就是这个时节一步步沿着青青石板古道走进云贵交界的胜境关的。高原的秀丽,雄关的险峻让这位初到云南的江南才子目不遐接。他走过城堡,来到石龙古寺。石龙古寺是一个道教的寺庙。建于明万历二年,建筑规模不大,但小巧玲珑、精致美观。这石龙寺又因寺前自然生成的两条曲折盘卧、栩栩如生的石龙得名。在这里,这位县令写下了入滇第一首五言绝句,这诗是写石龙的:“龙岂池中物,何来岗上眠?待到春雷发,乘风欲上天。”

  这首随口吟就的诗作没想到六年后成了他的罪证。

  古代的官人一般都是经过了严格的科举选拔,因而大都是才子文人。而文人们的生活离不开琴棋书画。孙士寅也不例外,在琴棋书画之中,他最喜欢的是琴。这次万里远道而来赴任,该省的行李都省去了,唯独省不去的就是多年以来一直相伴他的古琴,那七根琴弦简直就是生命之弦,那种玄妙,那种神韵是别的东西无法代替的。一曲《流水》,能让人联想起月下高山泉韵,一曲《广陵散》,又会让人遥想起古人们曾经历过的情境,会有清风扑面而来的感觉。这位县令闲时就以琴作伴,用琴声抒发自己心中对生命,对生活,对社会的体验。

  孙士寅在平彝为官六年,这六年里他奖励耕读,惩恶扬善,治山治水,百业兴旺,全境昌平。深得平彝贫苦百姓的拥戴。然而,正是由于这位县令的清正廉明,得罪了当地的一帮富豪乡绅,最后因为那首咏石龙的小诗遭人诬陷,落得个罢官归隐的结局。古代为官曾有一首民谣说,三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为官一任,再清贫的官都是金银细软堆积如山。而孙士寅也是朝廷命官,在这边疆小县做了六年知县,最后走时,竟囊空如洗,连自己回乡的路费也没有,无奈之下,只好卖了自己心爱的古琴筹措路费。

  事过几百年,我们当然无缘看到这位清官起程回乡的时候,在胜境关前,贫苦百姓们结队十里哭送这位县官的动人场面。其实,我们赞美清官,又都知道,历朝历代最难做的还是清官。孙士寅做得很彻底,很明白。这是很不容易的,尤其是清代,那是一个并不清白的朝代呢。

  然而,好人还是有好报的,孙大人的回报就是一块由百姓自发捐钱而树立的《遗爱碑》。这块碑简略记述了这位清官大人卖琴回乡的史实。这是在他走后不久的事。这块碑就立在石龙寺旁。这是一种纯民间行为,一个县官为官一任,没有造福于当地百姓之举,这些穷苦百姓是不会费尽心血在他走后为他树碑立传的。百年之后,参与编纂《清光绪平彝县志》的当地拔贡李恩光发现了此碑,感动之余,觉得行文较为简略,便依原意重写了文字并载入县志,同时重新立碑于胜境关的“石虬亭”内。易名《鬻琴碑》。碑文云:

  “来携此琴来,去鬻此琴去,伤哉廉吏不可为,几载山城空叱驭。山城记得此君来,春满河阳花正开。外户不闭厖无吠,中泽既集鸿何哀。冰壶玉鉴清无底,心水肯教门如市,讼少庭间散吏衙,麈甑之旁朱弦起。三年课绩循良奏,百姓见肥使君瘦。长途再将嬴马驱,空囊只有焦桐售。售桐纵售值几何?此去长安道路多。黠吏胡卢掩口笑,宝山空回计则讹。吏自笑,民自哭,丰碑屹立山一麓。一行巨墨云霞章,百年正气豺狼伏。我来剥藓访碑辞,父老往往为欷歔。清风卷起万松巅,仿佛先生降灵旗。磋磋一碑何足异,去思德政塞天地。争似史笔照空山,刻划龚黄无多字,不见岘山亭,羊叔记。贪夫读之尚汗泚。呜呼!贪夫读此当汗泚。”

  现在,我就站在这块碑前,默默地读着这上面的文字,一种巨大的莫可言状的东西紧紧将我攫住将我捕获。我感到好像有一股潮水呼一下涌满心胸之间,这是一种无言的感动。人世沧桑,来来往往,在这个大千世界,古往今来,有多少人能虽死犹生,并让自己的生命价值随着岁月的延伸而不断光大呢?这个小小县令却做到了。

  在《鬻琴碑》的旁边,有一棵种于明万历二年的古柏,当年这位孙县令赴任之初,一定见过了这棵古柏树,那时候的古柏还是八棵。这是当年建石龙古寺的同时,按“八卦”方位植下的八卦树。至今仅存的这棵古柏枯梢老槎,却挡不住生机潜伏,一派苍劲高古之气。古柏与《鬻琴碑》就这样相映生辉,成了这片土地不老的风景。

  评论这张
 
阅读(36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